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2021-07-09 23:41:51  出處:虎嗅網  作者:黃青春 編輯:陳馳     評論(0)點擊可以複製本篇文章的標題和鏈接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。

7月9日晚間,據新浪科技報道,字節跳動正式宣佈 “公司將於2021年8月1日起取消隔週週日工作的安排,請大家做好相應調整,8月開始有需求的團隊和個人,可以通過系統提交加班申請。”

大廠“慢”下來了

今年6月起,互聯網大廠突然默契的開始討論起取消大小周(上六天班為單休大周,上五天班為雙休小周)的問題——先是騰訊光子工作室提出取消大小周;接着,快手第一個跳出來宣佈7月起正式取消大小周。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當時字節跳動因為一份調研左右為難——字節跳動CEO梁汝波公佈了關於“大小周取消”的調研結果,1/3的員工支持,1/3的員工反對,甚至有新員工表示,“取消小周,每年損失10萬。”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可能有人會問,既然有人願意、有人不願意,為什麼不把單雙休的選擇權交給員工?問題是大廠員工分工高度精細化,早被馴化成一顆顆螺絲釘,一旦某個項目有人加班必然會關聯到其他人正在推動的工作,所以只能一個部門加班或者不加班。

塔門在《誰動了年輕人的週末》中提到,“顯而易見的事實是,如今人們越來越能意識到自己正在被異化。一方面,人們能夠認識到個人對於龐大的資本機器而言僅僅是一個螺絲釘;另一方面,對工作系統的反抗是不現實的。”

否則,字節跳動CEO梁汝波也不會在是否取消大小周問題上搖擺,並在內部進行調研。因為即便取消大小周也不會讓工作總量減少,對很多人而言不過是換個地方加班。

另外,知乎答主@Kevin Zhang針對“互聯網加班文化”給出過一個十分有趣的視角,“一個女人生孩子需要懷胎十月,但是十個女人也不能一個月生出來”。

要知道,字節跳動自2012年成立起就一直保持着大小周的工作傳統,以此每年擠出近20個額外工作日——外界一度將其歸結為字節跳動得以快速擴張的核心原因。

説實話,字節跳動高歌猛進的這幾年,公司陷在一種快速生產——高速增長——快速生產的死循環中,這必然會給員工帶來高負荷、長時間的工作承壓,以確保高效的執行力。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而且,大小周能在大小互聯網公司沿用至今,其實是一種公司與員工“雙向選擇”的結果。

一位前字節跳動人力資源部門員工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有跳槽來字節意向的人員中,介意加班的只有不到10%,更多人忽略加班要求,更看重字節的工作經歷以及高於行業均值的薪酬。

毫不誇張的説,字節員工兩個大周趕上五一長假,一個月房租都掙回來了。畢竟,相比節假日,當代年輕人更缺錢。

比如,2020年3月,江西省、浙江省和甘肅省隴南市三地相繼發佈通知,鼓勵推行2.5天假日製。結果再無下文,當地企業該加班照樣加班。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而且,很多大廠通過 “圈養”,最大限度緩和着員工的牴觸。拿字節跳動舉例,一位此前曾在大廠任職的資深HR對虎嗅説道:

“營養豐富的三餐,下午茶、零食不限量供應,基礎娛樂設施配套齊全,10點後下班還報銷打車費,單身年輕人在這樣的職場環境只要安心加班掙錢就行了,換做其他公司這些破事兒誰給你兜啊?説句不好聽的,一羣進不來大廠、渾渾噩噩混日子的人為目標清晰的大廠年輕人操心。”

況且,大多數求職者早在面試時,就已經在心底反覆權衡過利弊。説的殘酷點——想要“活少”就不要貪戀高薪,選擇高薪就不要奢望不加班。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難怪有人在微博上嘲諷:

“經濟學家凱恩斯1930年大蕭條時曾預測,2030年每人每週只需工作15小時就能過上不錯的生活,然而2021年很多人每週加班的時間都不止15小時。”

取消大小周是一場雙贏嗎?

前些年,各大社交平台流傳最廣泛的其實是華為的狼性文化——早在十年前,華為就曾整出來《奮鬥者申請協議》,要求員工自願放棄帶薪年休假、非指令性加班費。

華為以一己之力帶火了狼性管理和加班文化後,大廠加班制度逐漸成為諸多中小企業為員工畫餅的案例素材——隨手一搜,2020年7月就有諸如“北京一互聯網公司被曝工位旁支帳篷”、“某互聯網公司掛出‘不畏加班、不念下班’標語”這樣的新聞。

很多企業的毛病在於,給不起加班費卻試圖通過“上價值、盯考勤”的強制手段脅迫員工加班,這類企業你和它談工資,它和你談加班;你和它談加班,它開始跟你談效率。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説實話,並非所有企業都適合推行加班文化。

在傳統行業,比如富士康,有訂單這種極大確定性的任務時才會要求工人加班,畢竟多組裝一台手機就有一份錢;反觀互聯網企業,很多社畜加班情況則完全不同——一些小公司左突右奔,不過是為了跑通業務的盈利模型,進而拴住更多投資人;而諸如BAT這樣的大廠,則將很大一部分精力損耗在“部門牆”以及眼花繚亂的會議彙報上。

誠如某大廠員工對虎嗅吐槽的那樣,“當員工以搶到會議室作為一天工作的最高成就時,你很難不去思考組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。”

從這個角度看,加班反而變成了互聯網企業做大之後的“副作用”。也就是説,此前互聯網企業確實在顛覆傳統企業模式,並培養出了更高效的組織,但是如今部分大廠組織架構複雜、人員冗餘,這幫人效率低不説,人力成本還“賊貴”。

這其實能理解,大廠快速擴張時會把任務分解到每個部門變成具體的KPI、OKR,不僅工作量,壓力也會從高往低層層累加,結果公司給員工説“我給你錢,你每天精神飽滿工作10小時”,先不説合不合理,問題是這現實嗎?

所以,形式主義加班成為每個大廠員工必須精進的一門課程(俗稱“摸魚”),並以此和公司鬥智鬥勇,相愛相殺,達成某種平衡。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然而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互聯網企業逐漸滋生出一種非常冷血的“潛規則”,就是互聯網人的“35歲困境”,很多人就因為年齡這個坎被老東家無情淘汰——反正對公司而言,既要“年輕”的頭腦,也要年輕的身體。

況且,大廠取消大小周,員工工作壓力就會減少嗎?

日本在上世紀60~80年代也是加班文化盛行,年輕人頻頻爆出過勞死事件。為此,日本政府專門出台《勞動方式改革關聯法》,試圖威懾企業主。

結果,計劃實施兩個月後,某家連鎖咖啡店統計數據顯示,下午6點以後光顧咖啡廳的人數明顯增多,就為在店內完成剩餘的工作。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或許,正如《相約星期二》里老教授臨終前的感悟:

“他們生活得太匆忙了,他們沒有找到生活的意義所在,所以在忙着尋找,他們得到了新的車子、新的房子、新的工作。但過後他們發現這些東西同樣是空的,於是又重新奔忙起來。”

字節跳動終於雙休了

- THE END -

#互聯網#字節跳動

原文鏈接:虎嗅網 責任編輯:陳馳

文章價值打分
當前文章打分0 分,共有0人打分
文章觀點支持

+0
+0

  • 關注我們

驅動之家 關注驅動之家 微信公眾號,每日及時查 看最新手機、電腦、汽車、智能硬件信息
  • 微博

    微博:快科技官方

    快科技(原驅動之家)官方微博
  • 今日頭條

    今日頭條:快科技

    帶來硬件軟件、手機數碼最快資訊!
  • 抖音

    抖音:快科技mydrivers

    科技快訊、手機開箱、產品體驗、應用推薦...